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行業資訊 > 什么樣的人適...

什么樣的人適合做公益?

來源: 慈訊網   發表時間:  2014年02月10日   共有訪問

公益情懷:你得愛這個世界

界上所有的人都有公益夢,也有很多人偶然出手做過公益,但可以肯定的是,這個世界上99%的人都不太可能成為公益行業的工作人員,只有很少的幸運兒有機會進入這個行業;這也意味著,留給每個人的公益機會并不多。

要成為公益行業工作人員,需要一點公益情懷。這公益情懷說起來很簡單,就是要熱愛這個世界,要會感動,要在熱愛和感動之后,“迷失于熱愛和感動”中,由此付出一些必然要付出的代價。而在付出代價時,欣欣然不覺得這代價是在付出,而是在通過排除某種人生冗余而獲得了新的增益。

話說前面的話的意思是,你不僅僅要為世界上各種美好之事感動,你也要在觸碰、遭遇各種痛苦、殘忍之事時,要發心起意去提供一點點自身的能力。用最通俗的話說,你得有感覺,還要有行動。絕大部分的人都只會有感覺,但不會有行動,或者有偶然的行動,而無法有持續的行動。

公益情懷的內涵當然不僅僅包括這些。在我看來,公益情懷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品質就是“喜歡邊緣”。邊緣容易引發的一個詞匯是“被社會邊緣化”,其實這是一個誤解,任何一個社會都有其邊緣,任何一個社會都有適合或者說喜歡邊緣的人。如果你是一個喜歡在主流社會、通俗社會里浸泡的人,那么你進入這個邊緣部落一定會非常的不習慣。而如果你是一個天生不適合主流、通俗社會的人,那么,你可能最適合的地盤就是邊緣。


自在心理:欣然于“中等收入”的生活

那些還沒進入公益行業就認定公益行業“收入低”的人,顯然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。公益行業收入當然不可能很高,但也不可能很低。

關于公益行業收入不可能高的原因,我曾經寫過類似的文章,重復一下,大體是說,公益行業不像黨委政府部門,不是一個占據、控制甚至掠奪資源的行業,因此,不可能像資源控制集團那樣獲得回扣、賄賂、提成、獎金、福利等各種不純正不健康的收入。公益行業的人士對獲得這些收益肯定是心抱鄙夷的。因此,不獲得這些收入,恰恰是公益行業的立身之本。公益行業本身就是一個把所有的資源盡快公有化、公民化、公共化的行動,任何一次試圖從中獲得控制資源的收益的想法,都必然違背其基本從業規范。

公益行業的進取心體現在花錢能力上,而企業的進取心卻體現在掙錢能力上。要讓企業掙更多的錢,當然要給參與者提供最好的激勵,而全世界的企業,目前最通俗的激勵方式就是給錢,給各種各樣的錢。而公益行業存在的動力是花錢,是拼盡一切力量把錢花得最好,最高尚,最讓邊緣、弱勢者有所收益。在恨不得把自己的工資都花出去的行業,當然不可能給員工開具過高的工資,更不可能趁各種獲得資助的機會,給員工發放提成、獎金之類“充滿企業作派”的資金收益。

但公益行業又是一個行業,需要健康發展,當然要給從業者相對過得去的待遇。從中國當前狀態來說,公益行業從業者一個當地工資水平中等偏上左右的工資,同時配備上相應的五險一金等通用的社會保障,比較符合公益行業的從業者要求。

但確實,除了基金會(國際基金會、國內私募基金會、企業基金會)的工資相對過得去,除了國際公益組織的工資相對過得去之外(有少數國際公益組織的工資水平還算頗高),有很大一部分國內公益組織確實忽略了從業者開具“中等偏上”的工資和福利。這是為什么呢?用最新一句時髦的話說,是“發放中等偏上工資的理論基礎準備不足”。

有些公益組織不注重機構長遠建設,一心只貪圖維護現任領導人的利益,領導人可能緣自于相對小康以上的生活水平,其從公益機構領取的工資可能不高,但原單位、其單位可能給予的待遇不菲。然后其在本公益機構內又大量以報銷“做事成本”的名義每月用各色發票兌換大筆的現金。如果這個領導人再不思進取,不利用自己的聲望去持續籌資,那么,其機構必然就會經常陷入窘困,其職員就必然持續陷入低收入的怪圈。

更有些奇怪的公益組織領導人,居然聲稱“公益行業不需要職業工作者,只需要志愿者”,在她們的眼中,進入公益行業的人,天生就是不喜歡錢、不需要工資的人。這樣的說法給他們盡情地違逆機構本性、率性發展提供了極好的理論基礎,自然,也就給了這個機構的從業人員持續領取“志愿者津貼”做好最好的鋪墊。

當然,社會也經常受一些怪異思想的蠱惑,不少捐贈人盲目追隨“點到點的公益”,要求自己捐款的一分錢一定要一滴不漏地花到受益者身上。忘記了任何事業都需要成本,忘記了任何事業都需要職業工作者,忘記了職業工作者的成本都該攤入各項公益業務中。

但最重要的,還是公益機構自身的信念要堅實。如果一個公益機構出手的籌資項目書,居然連從業者“中等偏上的工資標準”都不敢放入,那么,這個公益機構也沒有存在的價值,即使偶爾存在,也可能會在短期內消亡,把機會讓給新生力量。


強大能力:穿透社會生態系統

一個人如果剛剛進入公益行業,有那么一小段時間拿自己的原有積蓄來做公益,是未嘗不可的;但如果一個人終身只靠自己的積蓄來做公益,無論這個人的財富有多雄厚,都犯了一個最基本的病癥:公益不公癥。

任何公益事業,本性都是公。所謂的公,絕對不僅僅是目標面向公益受益群體,而是資源也來自于社會。所謂的“取之于公眾,增持與導流之后,再用之于公眾中最需要的群體”。說一個人懂得花錢,那么這個人一定要具備兩個本領,一是知道把到賬的錢花好,二是說服更多的人,把錢委托給他們來花用。

一個好的公益機構,完全是自信心爆棚的機構,他站在任何一個捐贈人或者潛在捐贈人面前,都有一個極好的氣場,他完全能讓對方相信,這個世界上,除了他,沒有幾個人能幫助捐贈人把錢花好。

理解了這一點,那么,基金會、捐贈人與公益機構的關系才可能進入不卑不亢、協同助成的境界。否則,站在資源面前,自己先矮上三分,這樣的公益機構,不可能把錢花得非常的精致和典雅。

公益機構從業者不需要超常的能量,但確實需要一個基本的才能,就是對社會生態系統非常的熟悉。如果一個人連環保局與環衛集團都分不清楚,如果一個人連公安局檢察院法院的各司職責都搞不清,如果一個人連企業與政府的關系都斷不明白,如果一個人把政府部門與事業單位都混為一談,如果一個人連保安、城管、民警、交警之間的差異都不知道,如果一個人發現某個環保問題被水務局、環保局、林業局、農業局等部門互相推諉時就此罷休,那么,這樣的人可能就不適合進入公益行業。

中國的社會生態系統中,確實存在著很多惡習。中國的官場原始森林,確實充滿了各種迷霧和障礙,但不管怎么樣,只要在社會上成了年,習了事,混搭上幾年,對社會生態系統即使不是特別的通達,也至少知道個大概。知道了大概,那么,在從事某項具體的公益工作時,就能迅速地找到最精準得當的方法,把困難成功地推給應負責的政府,或者推給應負責的企業,或者推給應負責的法律。

公益行業當然不是人生避難所,更不是逃避社會求知的小閉關站。以不了解社會為榮的人,厭惡與社會各種資源體尤其是政府和企業、媒體打交道的人,不可能成為一個合格的公益人。我們可以在打交道時,以自己認定最健康純潔理想高尚的方式、方法、理念、原則來進行,但拒絕與社會生態來往,等于就是加速讓自己干涸和枯萎——那么你的公益信念,就是個虛假的信念。

由于公益行業處理的業務往往都有極其的邊緣性,因此,要想把問題解決,需要攜帶、引導超能量的社會資源進入,需要對這些資源進行有效的調度、增持和引爆,才可能形成瞬間的突破。在此意義上說,穿透社會生態系統,進而對社會生態系統形成一定的引導和增持能力,是每個公益人士非常必要的才能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公益,甚至,只有極少數的人,才可能做公益。

從以上所有的說辭來看,不是你在選擇公益行業,而是公益行業在選擇你。在你認為公益行業沒有資格成為你的人生選擇時,公益行業可能更明確地宣布,你沒有資格進入公益行業。在你挑剔這個行業的時候,你可能已經很強悍地顯示出了你不適合這個行業的本相。

不適合就不適合,因為自有適合的人會出現。只要有大批的人涌入這個行業,只要進入這個行業的人大量地進行公益實踐,這個行業自然會成型,一彪人馬會永遠在邊緣上行走下去。

相關內容

赛马会工作证